家风润心田
发布时间:2020-05-19      阅读数:472     来源:原创
分享到:

朋友圈

新浪微博

QQ空间

豆瓣网

QQ好友

昆明分公司国开行管理处    吴静

 

       我的家风并不是祖上流传的祠堂家训,也不是贤良古德遗留后生的警世格言,而是爷爷奶奶一言一行酿就的光阴陈酿,滴滴润心,让我在人生旅途的每一个迷茫路口,斟上一口就能即刻回照初心。

       最早间,三间的砖砌瓦房,篱笆宅院,半间炊烟袅袅的灶台,奶奶缝缝补补的围裙,爷爷在单位一辈子的奉献,就是我的家风。它是渗进血液,植入精神的清苦,是印在脸上,画进心里的勤劳朴实,是写在纸上,刻入梦里的浓郁温馨,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。

       爷爷年轻时是地矿局的人事部长兼财务记账,一把很旧的木算盘,一身补了又补的工作中山装,还有伴随他十几载的老烟袋。听爷爷说他当时从江苏老家下乡来到云南大理的时候,只有一个木头行李箱,带着我的奶奶还有我6岁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 再后来,就有了我大姨和小姨,那时候,爷爷经常出差,奶奶没有文化,一个人揽下了家中所有的农活,照料着未成年的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 为了能让爸爸和姨们读得起书,奶奶自学编“折子”,村民们用来晒粮食的工具,以芦苇秆为原料,经晒干、窣开、压平,然后一片片手工编织而成,一席“折子”能卖两块钱。

       记忆中,从未听闻爷爷奶奶抱怨生活。他们勤苦隐忍的生活态度深深地影响了我对世界的感知,是因为走过那段清贫的岁月,方知苦难是对精神的历练,不是因为苦难本身有多神秘,而是因为经历过,人会变得愈摧愈坚。

       爷爷不苟言笑,朴实醇厚,记得我考上大学第一次远行,站台上,爷爷认真和蔼的对我说,好好学,多奉献。自从毕业工作以来,我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。电话那头的父亲总叮嘱我多给爷爷奶奶打电话,报平安。每次给爷爷的电话里他都让我踏实工作,团结同事,努力奉献。

       如今爷爷83了,年逾古稀,看到他日益瘦削的身躯,沟壑纵横的脸,我在心中叹道,辛劳一生,尝尽人间酸楚的爷爷衰老了。

       工作几年来,我在远离家乡的城市生活盘旋,有了异乡的房子,流动的时光记载着我的喜怒哀乐,深受爷爷影响,我的言行中隐约有了些他的影子。迷惘失意,满眼无助时,心头会想起爷爷说“吃一时亏,赢百年利”,于是拍拍尘土,再次续航;工作懈怠,徒短暂清闲时,耳边会响起爷爷的谆诫“人要实,火要虚”,于是抖抖精神,继续奋进;想要对自己放低要求,模糊掉最初的理想时,脑海会浮现爷爷不苟言笑,质朴沧桑的脸庞,“佛烧一炷香,人争一口气”,于是重塑理想,迎风斩浪。

       爷爷奶奶那辈人,用尽了全力,过着平凡的一生,于生活的艰辛负重中衍生出如山家风,让我儿时的岁月也充满着一大家人给予的温馨。他勤劳淳朴的作风,伴我们的家人走过生命的风雨路程。

       家风如山,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,依然沉着坚定,哪怕荆棘密布,我还是抱定不松,心若明镜。那记忆中艰难岁月的瓦房,还有童年门口那片窸窸窣窣的芦苇轻荡,那些张口即来的俗文谚语,已化作血液,流淌在我的生命中。